喝了農藥的貨車車主劉溫麗躺在車裡。央視截圖河南省永城市,一輛執法車擋在大貨車前面。央視截圖
  新京報訊 (記者劉保奇)11月14日,河南永城市沱濱路附近,車主劉溫麗的拉石料貨車被執法車攔下,要求罰款,她求情未果,當場服藥。昨日,河南運輸貨車車主劉溫麗的哥哥稱,劉溫麗已於11月27日出院,已能開口講話。河南省交通廳已對此事介入調查。
  女車主被罰 仰脖喝農藥
  昨日,劉溫麗的哥哥劉華(化名)介紹,11月14日下午5點多,劉溫麗和貨車司機郭萬里開著兩輛貨車拉石料,途徑河南省永城市沱濱路附近時,被一輛執法車攔下。對方要他們出示“月票”。
  劉華說,月票須每月向當地路政執法部門繳納3000元,這樣超載行駛才不會被罰款。而這兩輛貨車中,有一輛沒辦月票。
  劉華稱,不久,路政執法人員也到場,對方堅持說要罰款,不然不放行。“人家比我們超載的還多,怎麼能過?”劉溫麗對執法人員說話時,幾輛超載更嚴重的貨車從路邊駛過,並未接受檢查。隨後,劉溫麗突然乘出租車離開,七八分鐘後返回時,手裡拿著瓶3911農藥。
  劉華聞訊也趕到現場。“我把妹妹叫下車,在交警隊員協助下,一同將農藥瓶奪下。”劉華說,藥瓶隨後被扔在路邊,但妹妹又見一輛大貨駛過,一時心裡無法接受,就撿起藥瓶,仰脖喝藥了。
  雙方已達成和解
  劉華說,妹妹被送到醫院時,藥物已經發作。次日凌晨2點,醫院對劉溫麗下發病危通知書。凌晨4點,她的病情才基本穩定下來。
  “好轉後,我問妹妹為啥服藥,她說自己當時被氣得不行,當時其他大車超載經過,執法人員都不檢查,偏偏不讓我們過。”
  昨天下午,劉華表示,妹妹在醫院住了兩周,已於11月27日出院,現已能開口講話,但還需要每天到醫院輸液。
  劉華介紹,住院時,當地政府有關領導過來探望過,目前雙方已達成和解,“醫療費全由他們包了。”
  永城將嚴肅處理責任人
  昨日,永城市委、市政府通報稱,他們已成立聯合調查組,將迅速查明事情經過,拿出嚴肅處理意見;責成市交通局黨委、公路局黨組寫出深刻檢查,對有關責任人嚴肅處理;及時向社會發佈調查處理情況;及時做好已出院當事人安撫工作;加強對交通、公路系統及執法部門執法情況的監督和整頓工作,杜絕類似情況發生。
  ■ 焦點
  1 執法者說“死活跟我沒關係”?
  劉華回憶,妹妹喝農藥之後,手腳都顫抖著,在其他人的幫助下,他將妹妹抬起,準備把她放到一輛公路局一位姓季的副局長的黑色轎車上,送醫搶救。“離車還有10多米遠,那輛黑色轎車掉頭就走了。”劉溫麗的哥哥說。
  “我說快把人送醫院,人命關天,執法人員說‘你喝藥、死活跟我沒關係,有事找領導去,然後下車就走了。”劉華說。
  劉華說,執法車拒絕救助服毒的妹妹,是家人撥打了120,人才被緊急送往永城市人民醫院。
  對於此事,永城市公路局路政大隊大隊長高永福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,這屬於正常執法,她車輛違章超載,執法人員跟車主反覆地做工作,一直在勸解,(開始時)工作人員把藥瓶子奪下來了,把車主給拖一邊去了,至於事發後,高永福說:“(執法人員)不知道車主喝藥”。
  2 超載車主辦“月票”就可免罰?
  多名貨車司機說,月票,是在超載超限的情況下,車主給“治超”執法人員繳納的罰款費用,一次性交完,即可保證一個月免受處罰。
  當天,與劉溫麗同行的另一輛貨車司機郭萬里說,他的那輛車10月29日剛辦過月票,有效期到11月29日。而劉華說,今年9月,因為其中一輛貨車在拉貨時被查過,罰款數額太多,一直就沒再上路拉貨,也沒有在永城市購買“月票”。
  對於超載車主繳費得月票的情況,永城市公路局路政大隊大隊長高永福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,“我不知道月票什麼概念”。
  昨日,河南當地貨車司機趙師傅向新京報記者證實,在永城市有月票一說。他稱,對超載貨車的治理,有交管、路政、運管、治超站等等,在永城月票價格每月3000元,此外,運管每月收費3000-6000元,車型不同,價格不同。
  河南省多地收費也不同。貨車司機張師傅稱,他在河南某地買過多次月票,路政、運管、交管和治超站價格不等,交管部門每月600元,路政每月2000塊錢,運管包半年3000-3500元,超限站是1500元。
  “不超載不賺錢,一次都超個七八十噸。”張師傅算了筆賬,每個月他向四個執法部門繳納的月票不到5000元。除去月票及所有成本費用,一個月還能賺個一萬多元錢。
  “月票的事,有可能是執法人員偷偷搞的。”劉華說,他們都會開具票據,不知是否上交了財政,還是被留下成為私設的小金庫。
  3 治超罰款總額多少?去向何處?
  劉華說,他們兄妹貸款買的兩輛貨車,每輛30多萬元,首付20多萬,每月需還貸2萬多。他稱,三四個月內,兩輛車在路上多次被罰,罰款金額達20多萬元。由於被罰太多,他10月份和11月份的貸款都沒能交上。
  據央視報道,永城運管局副局長兼運政大隊大隊長劉新棟表示,路政執法人員的收入由財政每年撥付400多萬元。對於每年能罰多少錢,他以“我沒有參與”作答。永城市公路局法制辦主任曹學軍說,超限站一年罰款數額大概300多萬,“這個錢我們也不問。”
  貨車維權司機王金伍表示,據他瞭解,治理超限人員隊伍龐大,一些縣治超隊伍過百人,經費來源靠罰款返款,“治超”罰款需上交財政,但財政會返還給單位,返還數額不等,有些部門達到100%。
  “因執法人員多,經費沒有保障,執法部門不願把‘治超’制止住,減少創收機會。”王金伍說。
  對於“月票”是否存在及治超罰款的資金去向,昨日下午,永城市一位彭姓宣傳部長表示不清楚。他說,目前,河南省交通廳已經介入調查,將對媒體報道的問題一一核實,並及時公佈調查處理結果。
  豫多地現治超月票
  淮濱
  2012年8月8日,《新京報》報道河南省淮濱縣治超載開月票,司機每月交5000元才能上路。
  鄭州
  2012年9月17日,中國之聲《新聞縱橫》報道,河南省鄭州市開月票治理超載,貨車繳納1200元後,即可保證一個月免交罰款。
  魯山
  2012年12月12日,媒體報道了河南魯山縣公路局路政大隊“以罰代管”,通過賣月票的形式治理超載大貨車的路面貨物拋撒一事。魯山縣紀委已介入調查,相關責任人被暫時停職。
  平頂山
  2013年4月12日,大河網報道稱平頂山地區的路政和交警讓貨車司機買“月票”收黑錢,月票一個月1000元。
  本版採寫/新京報記者 劉保奇  (原標題:河南省調查車主遭罰服毒)
創作者介紹

Juicy Fruit X

mw48mwoys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